看過記錄 |

第187章 後巷尋線索,夜邀郊外游(1 / 3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

    過了年,天便亮得越來越早。隨夢小說網 http://m.suimeng.co/

    剛到卯時,便能夠遠遠聽到雞鳴。

    西街是整個國都,最繁華的地段。尚饗居設在主街,迎五湖四海的食客,天蒙蒙亮,便能夠聽到裡面剁菜聲。

    「吱呀」一聲,尚饗居的後門被人推開。

    那人拎着泔水桶,瞥見前面有人,頭也不抬地道了一聲「讓讓!」

    顧七快速後撤兩步,脊背緊貼在陰冷的牆壁上。

    「嘩啦」,溫熱的泔水潑到地面,融化了地上薄冰,一股難聞的尿味撲鼻而來。

    顧七抬手掩住鼻,眉頭深深皺起。

    這窄巷,泥濘不堪,幾乎沒有下腳之地。

    達官貴人,從不會走這後巷,就連普通人家,也會繞路而行。

    只因這窄巷北面,是下九流的場子。一排排的矮土房,被前面高屋遮擋,幾乎見不到什麼光。

    掩鼻環顧,見遠處一人,走到牆根解腰帶。

    她慌忙轉身,隱隱聽到對話「又他媽在這尿,小心螞蟻成了精,半夜來找你!」

    「你懂什麼,老子這童子尿,正好助它得道成仙!」

    「行了,趕緊走吧!」

    顧七掃了一眼,見三五成群的腳夫,穿着或灰或黑的破襖,將小氈帽待在頭上,趿着鞋不緊不慢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這兩天真他媽邪了,」先前在牆根撒尿的男人,擦了把鼻涕道,「大半夜狗叫,吵得人睡不着!」

    「昨個兒傻旺還說,」旁邊的人縮着脖子搭腔,「他打更的時候聽見城防的兵,說城郊荒地,一到夜半三更就聚滿了野狗。」

    「嚯,聽着就瘮人!」那男人嘴上雖如此說,眼中卻透着好奇,「抽空再從傻旺那打聽打聽!」

    顧七皺着眉,還未細細琢磨,幾個人便走到跟前。

    「嗬——啐!」

    一口濃痰正啐在自己腳邊,她怒瞪一眼,見那男人打量正着自己,又趕緊將臉轉了過去。

    幾個人走遠,聽到男人小聲說着「那人穿得可真講究,一看就有錢。」

    「拉倒吧,有錢人誰在這窩着!」旁邊的人裹了裹身上的襖,喊一聲,「快走吧,遲了要扣工錢!」

    顧七挪了兩步,朝眼前的小院望了望。

    「知道了,師兄。」

    稚嫩的聲音從院子裡傳出,隨後見一個六七歲的男孩,不緊不慢走來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個藍布襖,頭頂光禿,只腦後蓄着一個細長的小辮子。站在對面,貼牆站立,毫不在意陌生目光,昂着頭練嗓子。

    顧七雙手交疊,微眯的眼睛直直盯着他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院子裡走出來個女人,目測三十來歲,穿着花藍的小襖,裹着同樣藍色的方巾。

    目光稍移,落到那挎着的小籃子上,裡面是一些半成繡品。

    這女人見到顧七,稍稍一愣,隨後拽着方巾掩住臉,又朝牆根站立的孩童叮囑兩番,快步走遠。

    顧七望着那匆匆背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恰好秋桑抱着衣服走到巷口,見到她高喊「大……」

    她皺着眉,快速抬手斷了話,餘光瞥向對面的孩童。

    洪亮的聲音未斷,一張小臉嚴肅認真,澄澄眼睛裡不見好奇,只專注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顧七淺笑一聲,走上前接過秋桑手中的衣裳,掩住胳膊上的傷口。隨後大搖大擺進了尚饗居,在二樓雅間換好衣服後,又跑到一樓要了壺清茶。

    「大人,不回去嗎?」秋桑在一旁坐着,面露擔憂。

    她並不着急,端着茶盞吹了吹熱氣「且等等。」

    一盞茶的工夫,便有官兵踏踏前來,小二嚇得不知所措,忙喚來掌柜的應付。

    持刀的官兵站在門口,面容嚴肅「昨夜守備府進了刺客,可有人聽到過動靜?」

    「官爺,咱這店子時一過,便關門了,着實沒聽到什麼。」

    「嗯,跟你這店裡的人說一聲,」那官兵朝店裡環視一圈,厲聲

何必猜想作品:女宰輔  
類似: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