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過記錄 |

1072.包藏禍心(1 / 2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        「皇爺,這是史部堂剛剛飛馬遞來的謝恩奏疏。筆言閣 m.biyange.com 更多好看小說」

    看着盧久德手中捧着的奏章,朱由崧冷笑道:「史可法寫報告倒是勤快,但這又用嗎?」

    是的,儘管朱由崧從一開始就沒對史可法抱有希望,但80萬兩銀子卻不是什么小數,有這錢,朱由崧都可以多練幾萬新軍京營了,交給史可法打水漂,卻是他不願意見到的。

    盧久德也是做過多年監軍的,所以,對於史可法梭巡不前自然也是有看法的,但盧久德也知道朱由崧目前不想跟東林黨翻臉,因此,他勸諫道:「皇爺,史部堂畢竟是天下名臣,多少還是要給史部堂一點體面的。」

    朱由崧一邊接過史可法的奏疏翻看,一邊宣洩道:「朕給了他們多少面子了,他們呢,這是要拆了朕的底子啊!」

    說話間,匆匆看完了史可法奏疏的朱由崧一巴掌拍到了御案上:「說什麼,來什麼,這個混賬傢伙,居然出這樣損人不利己的餿主意!」

    盧久德自然是事先看過史可法的奏疏的,所以知道朱由崧為什麼生氣,於是閉口不言,生怕引火燒身了。

    此時朱由崧穩定心神後,想了想,問盧久德道:「這份奏疏司禮監誰看過了?」

    盧久德道:「通政司送進來後,就奴婢看過,奴婢也覺得不妥,所以直接就拿來請皇爺示下。」

    「立刻通知通政司,這份奏疏內容不得外傳。」明代的規矩,大小臣子的奏疏送進通政司後要抄錄一份的,因此往往在抄錄過程中,奏疏的內容就外泄了。「另外,把馬士英、高弘圖、王鐸、王應熊都叫過來。」

    不一會,四位大學士出現在了朱由崧面前:「都看看吧,史可法給朕出了個好主意。」

    馬士英從司禮監秉筆身份、中官監掌印段煒手中接過史可法的奏疏看了一遍,然後將奏疏交給高弘圖,高弘圖看完之後交給王應熊,王應熊看完傳給王鐸,等一圈都看完了,朱由崧問道:「朕剛剛命令通政司不得外傳,但現在想想,怕是該泄漏的早就泄漏了,不該泄漏的,也有人會特意泄漏出去,或許眼下市面上早已經議論紛紛了。」

    高弘圖替史可法解釋道:「史部堂或許是因為前線那些驕兵悍將不好節制,所以才出此下策的。」

    王應熊冷然道:「高閣老也知道這是下策,不,這不單單是下策,國家動盪自此而始。」

    高弘圖急忙反對道:「王閣老這話誇張了,不過是為了激勵武將殺敵,多封幾個勳爵罷了,怎麼能說是國家動盪之源呢!」

    王應熊瞪了高弘圖一眼,沒有再說什麼,但朱由崧在心裡卻把王應熊沒有說的話補全了:「明面上是為了激勵將士殺敵,但實際是為了爭奪將帥之心,將原本支持朕的江北四鎮及其他各路軍閥拉攏至東林黨門下,一個包藏禍心已經不足以評價了,的的確確是亂國之源。」

    王鐸猶豫了一下後,開口道:「無功封賞將帥,濫授國家名器,怕是不妥當吧。」

    朱由崧插話道:「搞不好史可法要說他的主意是從朕這邊來的,誰讓朕賣官鬻爵,首開了不當國家名器一回事的先例。」

    高弘圖一驚,急忙跪拜下來,替史可法解釋道:「陛下,史可法一向忠謹,必不敢有此心思,臣保證,其一定是為國着想。」

    朱由崧沒有回答,而是問馬士英道:「馬老先生以為呢?」

    馬士英從朱由崧的話里窺得了朱由崧的態度,便斷然道:「濫授名爵之事在歷朝歷代,都是亡國的象徵,所以,斷然是不可的,但國朝爵祿晉升困難也的確是現實,所以,前線官兵多有怨言,也不得不善加考慮,臣愚見,是不是可以降低九等武職世官授予的標準,籍此,激勵人心。」

    明代,武職世官從高到低分為指揮使、指揮同知、指揮僉事、衛鎮撫、千戶、副千戶、所鎮撫、百戶、試百戶等九等,而在指揮使之上,能世襲的就是伯爵了,因此,指揮使以下,其實也是爵位,只是不用爵位之名而已。

    朱由崧考慮了一下,回應道:「聽馬老先生此言,朕倒是有心更定現有爵位制度。」

    朱由崧這次準備改動的是功臣爵位,不涉及到宗室及外

caler作品:明鄭之我是鄭克臧  神風之後  
類似: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