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過記錄 |

第四百五十八章 萬博會(1 / 3)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

    測試廣告1

    「他還覺得自己好運呢。讀爸爸 m.dubaba.cc」

    湯姆靠在船舷邊,望着風平浪靜的海面,把玩着傑克送給他的火炮模型,他擰動發條,站在火炮背後的錫兵將一枚圓鼓鼓的炮彈塞進了炮膛中,緊接着,隨着發條觸發卡扣,那枚拴着細鐵鏈的炮彈從炮口被彈了出來,他拎起小鐵球,將它遞迴了炮兵手中,樂此不疲地重複着這個動作。

    「當然好運了,」納爾遜聳了聳肩,被船體畫出的兩道白色浪花在眼前翻卷着,他將手中的牡蠣殼丟進海中,它打着旋繪出了好幾個水漂,「那天我能經過,對他而言難道就不是幸運嗎?我沒有必要告訴他我就在那個船上,就讓他永遠認為我就是一個核物理學家,不也不錯嗎?這是個美麗的誤會。」

    「倒也是。」

    湯姆若有所思,打了個響指,站在甲板上的侍應生小跑着向兩人跑來,他擦了擦臉上的汗,扶正水手帽,兩頰不知是因為暈船還是暴曬而顯得通紅「先生,您需要幫助嗎?」

    「幫我拿兩杯冰水,好嗎?」

    「送到這裡嗎?」

    「沒錯,」湯姆點了點頭,「對了,你是實習生嗎?」

    「是的,先生,」年輕人有些緊張,說話磕磕巴巴的,「我哪裡做得不好嗎?」

    「你做的很好,」納爾遜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熟悉的影子,他靠在護欄上,隨口問道,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
    「我叫傑克,先生。」

    聽到同樣熟悉的名字,納爾遜緩緩地扭過頭,與湯姆對視了一眼,依舊是那條熟悉的航線,乘坐着另一艘名字平平無奇的郵輪,兩人踏上了前往巴黎的旅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比戰時的緊張,巴黎如今的氛圍顯得格外歡騰,即便戰爭已經過去不短的時間,但巴黎人民依舊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,無數年輕的男女手挽着手在街道上嬉戲,拎着便宜但精巧的小商品,一邊笑着咒罵給他們帶來創傷的德國人,一邊深情地向身邊的人表露自己的心跡。

    「真是開放,」儘管來巴黎不止一次,湯姆也是頭一回看到這種場面,心裡不由得有些震撼,「巴黎人的熱情名不虛傳。」

    兩人從航線固定的波蘭海港下車,乘坐斷續的火車與偶有換乘的機車來到了巴黎,一路走來,慶典的色彩愈發濃烈,仿佛巴黎人的新年被定在夏天一般,只是這些頗具特色的裝飾並不用於節日,隨處可見的大號數字和一些歡迎來賓的法文,夾雜着各國的語言,將這裡裝點出一幅萬國來朝的架勢。

    街上除了法國人,也有不少來自外國的遊客,甚至比本地人還要多,那些平日裡難以滿座的賓館與酒店都住滿了人,街上到處都停着往常還算少見的汽車,讓行人不得不前往馬路中間走路——不過在道路交通好的時候也有不少人選擇將路中間作為自己的紅毯。

    「正好巴黎要舉辦萬博會,」納爾遜對湯姆解釋道,「所以我們就選擇在它的背面舉辦我們的萬博會,這樣人多些,也熱鬧些。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湯姆眯着眼睛打量着一位迎面走來的路人,「怪不得我總覺得街上有些人有着一股子異味。」

    納爾遜順着他的目光看去,差點兒沒笑出了聲,只見一名趾高氣揚的男人在隨從的拱衛下大搖大擺地走來,他梳着一頭法官般浮誇的銀色羊毛捲髮,穿着泡泡袖的黑紅條紋盛裝,穿着從拿破崙時代傳承來的男士白色高腿襪,他披着一條鮮艷的紅披風,甚至還蹬了一雙小牛皮的高跟鞋,活脫脫的拿破崙本人。

    而那些一看就是隨從的人穿着也五花八門,這使得其中一位表情難看、穿着再正常不過西服的男人顯得格外另類。

    他們吸引了街上不少人的目光,不過巴黎人並沒有對此表示出太多的情緒,因為在這些日子裡,他們早已見慣了各種奇裝異服的怪人。

    納爾遜和湯姆迎着他向前走去,在與他們擦肩而過時,納爾遜壓低聲音,說道「先生,二十世紀的麻瓜不這樣穿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拿破崙轉過頭,但兩人已經消失在了人潮中,他望向那位穿着西服的隨從,用口音濃烈的法語問道「我很奇怪嗎?」

    

殉爆作品:我竟然和伏地魔是同學  
類似:

加入書籤

書頁/目錄

語言選擇